Skip to main content

【2022-02-04】展望非社会的生存可能性

· 13 min read

三体中有一个词叫“猜疑链”,尽管小说中说,这种“猜疑链”在人类社会中不会无限延长下去,但只要去推导下就会发现人类 社会本质就是个无限轮回的“吃人”游戏。那么是什么力量,形成了人类的社会,又是什么原因变成了“吃人”的局面。
生存是第一需求,而生存的资源有限,开发生存资源(比如粮食),成了人类的天职,而个体能力有限,群体则开发资源效率更高,这就是 人类社会为什么会形成的根本力量 —— 开发更多的资源。然而人类社会群体的形成也为后来的“吃人”游戏做了铺垫。

人类能看到了过去,却看不到未来,那么人类就产生了一个问题: 明天我还能不能活下去?未知就是人类最大的生存威胁 — 也就是恐惧。 这就是为什么,古有占卜师或哲学家等,今有数学物理等,其本质都是在解答一个问题,未来是什么?也就是老天爷能不能让人类活下去, 让我活下去。前面说到,社会已经形成,人类的心就是最近的未知。假设一个有2个人的场景:就我和你,我们是选择合作共同生存还是火拼?我们 先来定义下善和恶: 不攻击同类,是善。反之,是恶。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不管你怎么解释,都无法证明你是善意,还是恶意。同样的, 你也无法知道我是怎么想你的:是善,还是恶。那么既然无法证明。那应该采取什么策略?是善还是恶?假设当前没有任何的生存的资源, 所以我们必然是善意的,只有共同合作,才能提高资源的生产效率,降低死亡的风险,这样才是最优的生存策略。现在再假设,我们已经 度过的生存的资源危机,已经有富余的生存的资源了。尽管团体合作能提高效率,降低风险,但有风险就是有风险,没人会喜欢风险,低风险也 不行。现在已经有了富余的生存资源了。但策略还是只有2种: 善意则合作,恶意则攻击。恶意意味着,我赢了,就是能占有你的血肉和资源,反之,也一样。 如果我是善意的呢?由于人心无法证明,我就无法让你相信我的善意的,就算我愿意选择不攻击你,那么,我要承担的不仅是开发生存资源的风险 也要承担来自你攻击的风险。既然执行善意的策略的风险如此高昂,那我也只能被迫,攻击你了。这就是人类”社会吃人“的真相。那么能不能 破解这个困局?有的。

人类社会形成的根本动机是提高生存机率,也就是抱团更容易活下去来的想法。这种想法的根本依据来自于2个方面,一个通过人类社会这个群体实现对未知环境的信息 采集,从而消除生存环境的未知因素,降低风险。一个是赋能,我不是铁匠不是手工艺人,但只要群体有这类人,那么只要我在群体中,那么我就能 拥有铁匠的工具,手工艺人的作品。而我并不需要这些技能,就能赋有这些技能最终成果。所以人类社会之所以能提高生存机率: 一来自群体的信息采集和共享,二是赋能。 前者消除风险,后者提高生产资源。只要这2个支柱被拆掉,则人类社会群体将会被解体。而如今已经有一根支柱崩塌了,而第二根柱子也将崩塌。 信息化时代下,信息由人来采集,交给计算机处理后流转到人们面前。相对于以前,人和人的信息传递效率更高。而随着感应器在物联网暴发,信息将完全由机器来采集, 信息的采集方面人将不被需要了。社会的形成的支柱之一,已然崩塌。而信息处理后,再传给生产机器,生产资源,则人的技能将不被需要,从社会金字塔底层从事简单劳动 人群被机器替代开始,向上逐层奔溃, 直到保留最顶层的那个人。人类社会的第二根支柱也将彻底崩塌了, 形成的局面是,寡头统治都大部分的资源,因为人已经不被需要了.尽管社会崩塌。但人根本需求依然存在,就是生存。那么希望在哪里?活下去的希望在哪里?希望就是人类特有的 资源,也是只有人类才能生产出来的东西———“智慧”。

智慧是目前已知的,唯一可能共产的资源。比如数学公理等基石,已经被人类共有。但它的问题在于,学习成本过高,而人类需要的是它的果实,也就是由智慧生产出来的 生存资源。假设,现在的局面是社会已经崩塌了,人的根本生存需求依然存在,那么,人能不能在非社会环境活下去?智慧不一定是数学公理这种高深的东西,凡是有利于生产的 方案,就是智慧, 猴子拿石头砸果核,取果仁,获取了生存的资源,这一过程这一可行有利于个体生存的想法就是“智慧”。而在非社会环境下如何应用这种智慧,答案是基于物联网直接作用于生产,比如在千万人中的某一个,开发出了生产粮食的解决方案应用软件,发布到出去,在 公共的平台上,不限国家,宗教,肤色,民族,年龄,性别,都能在任何地方,任何时间,无需任何学习成本,直接使用,直接用于生产。而成千上万的人类,把他们的智慧,转化 为数码,基于网络,可以无限供应出去。这就是”开源智慧“, 这时,人将能自由地对外界采集信息,以及直接生产,而不用学习成本,只要这个智慧方案在人类中有人提供出来,就 相当于全人类都能拥有。这就是“开源智慧”方案,由于已经非社会了,吃人自然也就不存在了。

"开源智慧"方案能在社会奔溃后,个体还有一个能活下去的希望,一个选择。假如而传统社会必将奔溃,寡头格局形成,人类不被需要,那么人类能活下最有利的决策就是"共享智慧",并基于互联网的基础设施,把共享智慧 决策开发到极致。这样才能在崩溃的社会中活下去。而共享智慧也是人类唯一可能突破地球,走向星辰大海的唯一希望。

地球的资源是人类的上限,如同死神的镰刀,不断收割超出这个上限的生命。而唯一的希望就是"开源智慧"方案,唯有把人类 的智慧共享共同发展,才有可能突破地球,走向星辰大海。这就是"开源智慧方案"的终极目标,只要资源无限,管它社会存不存在,"吃人"自然没有理由存在。

为什么要这么做?难道当前的生存环境不友好吗?凭什么的预测是对的?当然的环境当然友好,我的预测也可能是不对的,但是当前的环境友好并不能掩盖人类 自身渺小脆弱的存在。在社会中,个体确实能通过关系网,收集更大范围的情报,更强大的头脑,更发达的技术。事实就是提高了人类的生存机率。但这不能解决个体是 渺小脆弱的事实。哪怕是国王,国家领袖,也不过是通过人类社会关系网来强大自身,去掉这张关系网,也不过是只渺小的猴子而已。而这张关系网这之所以能形成核心 的根本动机,是"共存"这一人类共同心愿来驱动的,说人话就是: 我需要你的帮助,也请你来帮助我。从而形成了微妙的平衡,而一旦有一边的动机,出现了改变, 那么这一平衡就会被打破,说人话就是,已经开始有人,已经有庞大的生产力和情报收集能力,而这些已经脱离人的依赖,说人话就是,我能生产大量的粮食,我能知道更多 的消息。有粮食我保证现在活着,有情报我能保证未来我活着。就是左手情报,右手产能,而当这些依赖于科技,而不是人时,平衡就已经倾斜了。双方不再是相互依赖关系 没有了相互依赖的动机,则社会关系网也就奔溃了。这就是"非社会",而不被需要的人的根本需要依然存在,就是我想活下去。 那你说,该怎么办?

人与人之间有差距吗?差距是什么? 是智慧。 而智慧这玩意,没有实体,是由人生产出来的。理论上它就应该像空气一样,为生命所需,却又无穷无尽。

这就是我的展望!!! 而我就是0号实验体.